控制台 申请试用
新闻资讯行业新闻数字人,元宇宙数字居民蕴含的无限可能

数字人,元宇宙数字居民蕴含的无限可能

作者: 管理员 时间: 2022-12-14 11:55:24

一航观点:一航网络作为国内领先的区块链底层技术提供商,时刻关注着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并积极投身于技术研发。一航网络目前与国内多家虚拟数字人厂商进行深度合作,探索元宇宙浪潮中虚拟数字人广泛的应用场景及应用落地。目前,一航网络用幻城数藏为虚拟数字人产业构建了打通元宇宙世界和现实世界的桥梁,并为业界提供接入广阔虚拟世界的无限可能和畅想。

 

元宇宙(Metaverse),这个来源于科幻小说的概念,已成为真实世界中的流行语。围绕这一新兴概念,一场产、学、研的实践正在展开。数字化转型中,元宇宙能否担当大任?这些新概念在中国语境下如何落地?

 

数字人作为元宇宙的“原住民”,成为了近年来业界与学界讨论的重点,目前业界普遍认为,数字人的大规模应用依赖于高写实度的效果、好的生产效率和可控的成本。但与此同时,终端的运行叠加算力上的需求对实时云渲染能力形成了挑战。

 

近年来,随着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新技术的快速发展,虚拟数字人开始进入普通人的生活。而在新奇的外观形象、灵巧的互动效果之外,行业也正在挖掘出数字人更多的潜力。

 

“未来数字人的发展,正呈现出静态向动态、2D向3D、卡通向写实、单向向多向互动的趋势。”蔚领时代创始人兼CEO郭建君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表示,数字人领域目前已经度过萌芽期,进入了快速成长阶段,不久的将来会迎来爆发期。这也意味着行业开始进入商业化变现探索的关键阶段,标准化也将逐渐建立。 

 

但在丰富的想象空间之外,一些落地的问题仍然困扰着从业者与用户。在未来,数字人是否可以实现高度实时性,高度可灵活性和高度适应落地场景,并与人类进行有效的交互,仍有待时间去验证。

 

破局品质成本双难题

 

中国人工智能产业发展联盟发布的《虚拟数字人发展白皮书》显示,“虚拟数字人”一词最早源于1989 年美国国立医学图书馆发起的“可视人计划”(Visible Human Project, YHP)。2001年, 国内以“中国数字化虚拟人体的科技问题”为主题的香山科学会议滴174次学术讨论会提出了“数字化虚拟人体”的概念。

 

但在当时,这些“虚拟数字人”主要是指人体结构的可视化,以三维形式显示人体解剖结构的大小、形状、位置及器官间的相互空间关系。与当下所探讨的元宇宙中的“原住民”数字人有较大的含义出入。

 

近五年得益于深度学习算法的突破,数字人的制作过程得到有效简化,虚拟数字人开始步入正轨。

 

同时,这也吸引到政策层面的关注。

 

2022年8月,北京市经济和信息化局发布了国内首个数字人产业专项支持政策——《北京市促进数字人产业创新发展行动计划(2022—2025年)》(以下简称《计划》)。《计划》提出,抓住以数字人为代表的互联网3.0创新应用产业机遇,充分发挥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建设优势,打造数字人产业创新高地。

 

《计划》提出了发展目标,“到2025年,北京将培育1—2家营收超50亿元的头部数字人企业、10家营收超10亿元的重点数字人企业,建成10家校企共建实验室和企业技术创新中心,打造5家以上共性技术平台,培育20个数字人应用标杆项目,建成2家以上特色数字人园区和基地等目标。”

 

但行业现状似乎与《计划》提出的目标仍有一定距离,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目前来看,一些企业在打造数字人的过程中仍会遇到渲染品质较低、制作成本高昂,IP打造周期长等难题。

 

京东集团副总裁、京东智能产品与服务部总裁何晓冬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数字人是数字原生、人机交互等技术落地过程中最被寄予希望的形态之一,但在实际应用的过程中,有些数字人的动作十分僵化,只能起到展示的效果,无法提供实际办理业务的交互。

 

何晓东以银行场景的数字人举例称,如果数字人要把整套银行业务办理好,需要克服几个非常落地的问题。“首先是需要避免噪音,因为银行柜台是比较噪杂的场所。其次是银行数字人需要和后台的业务支持系统有效地对接,必须能够解决很多银行的具体业务问题。”何晓东举例称,转账、取钱、改密码等业务行为都意味着数字人在知识推理、语音推理等方面都要达到很高标准,因此这些方面的同步也是很大的挑战。

 

一航网络与虚拟数字人生产厂商针对制作成本和质量的问题展开了深度的研究,并从合作伙伴处了解到,其目前已经针对不同的应用场景,制定了不同产品策略,能够覆盖高中低端的各种业务需求。

 

举例来说,数字名片虚拟人的应用场景特点为,用户基数大,使用频繁但用户交互行为较少,使用数字名片虚拟人的用户,通常希望采用这种目前来说非常新的技术来打动客户。针对这种业务场景的需求,一航和合作伙伴推出了快速构建虚拟人的模型,这样的话,有效的降低了用户的制作成本和满足了用户大规模分发的需求。

 

再比如说,虚拟演播室应用场景下的虚拟数字人需要满足仿真度高,虚拟人动作流畅,表情自然等特点,针对这种应用场景,一航和合作伙伴推出了高仿真虚拟人模型,这种模型制作周期长,开发成本相对高,但是可以满足虚拟演播室中高互动及高可用需求。

 

三种商业模式 

 

郭建君在采访中也表达了类似看法,他表示,数字人成熟的背后一方面是技术整合能力,另一方面是IP运营能力。“数字人是一个产业链很长的行业,既需要底层引擎技术的发展,也需要对上层工具和生产管线的优化,才能同时满足数字人形象好、生产效率高和成本可控的三重效果。”

 

而IP运营能力体现在对数字形象打造的思路和经验之上。郭建君表示,当前行业较为普遍的情况是,技术制作更有信心,运营思维比较欠缺。在这方面,蔚领时代正在探索的一条道路是——选择更专业的生态伙伴合作进行商业化。

 

近日,蔚领时代与文娱企业海西传媒集团组建了独立运营的公司蔚海灿娱,推出了龚俊的数字人“霁风”,郭建君表示,后续将围绕可互动数字IP的矩阵搭建、共创虚拟空间的构建等方面进行多重合作。

 

值得一提的是,利用契合特定场景的IP加快表演型数字人创新也是《计划》的规划的主要任务之一,其提出要“促进技术人才与艺术人才联合创新,加快数字人IP孵化,培育创作者经济。同时打造精品数字人品牌,支持数字人参与广告营销、品牌代言,加强数字人运营管理,树立传播正能量的数字人形象。” 

 

事实上,IP运营,客户服务和流量变现正是当前数字人主要的三种商业模式。

 

腾讯云近日发布的《数字人产业发展趋势报告(2023)》指出,内容/IP型数字人主要依靠数字人的商业IP运营实现商业变现,功能服务型是交付给客户实现变现,而虚拟分身则需要结合虚拟空间的设定和规则进行流量变现。

 

“数字人的制作成本和周期伴随定制化程度的下降而递减。三种数字人的制作方式和周期也存在差异,内容/IP型数字人更多是项目制,以定制为主;功能服务型是产品和定制化相结合,在通用产品上,进行定制化开发;而虚拟分身更多是产品制,用户利用平台工具产品进行数字人形象的制作并在相应虚拟场景内进行活动,一般而言,内容/IP型数字人的成本和周期最高,虚拟分身型数字人最低。”

 

一航网络通过幻城数藏平台,与合作伙伴共同推动虚拟数字人的市场应用,并且在以上三大商业模式中均有业务场景布局和支持,以下是一航虚拟数字人业务的架构展现。

 

箩筐数字底座链改项目流程图 (72).png

 

大规模应用依赖可控成本 

 

“数字人的大规模应用,有三个条件必不可少:高写实度的效果、较高的生产效率和可控的成本。”在郭建君看来,虽然对比传统离线渲染的影视级别的写实度效果仍然需要提升,但当前行业应用的实时渲染的技术,在生产效率、可控成本和数字人可互动性上均具备了优势。

 

科技部信息通信专家、上海流程智造科技创新研究院院长贺仁龙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构造虚拟世界的技术正在逐渐成熟,应用的场景也日益